site logo
澳洲新聞 | / / | 國際新聞 | 熱門新聞 | 娛樂新聞 | 財經新聞 | 健康新聞 | 圖書館 | 華商指南
悉尼廣告 | 墨爾本廣告 | 昆士蘭廣告 | 澳洲論壇 | 留學 | 股票 | 交友 | 視頻 | 每日選美



Home »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 > 文章内容     (简体 : 繁体)
   


他,曾敬毛澤東為師,曾兩度訪問中國:最後慘遭槍決

www.chinese.net.au     2017年10月13日 星期五

你一定知道切·格瓦拉

一個國際主義的傳奇,

完美的浪漫主義和理想主義的象征。

即使不了解他的生平,但也一定聽說過這個名字,或者見過他的圖像。

今年的10月9日是切·格瓦拉犧牲50週年紀念日。

1928年6月14日在阿根廷羅薩裡奧出生的切·格瓦拉,本名埃內斯託·格瓦拉,天生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貴族。他成長于阿根廷的一個西班牙和愛爾蘭裔家庭。祖先曾是西班牙駐巴拉那河地區的總督,姨父母均是阿根廷共產黨員,耳濡目染下的格瓦拉,成年後成了馬克思主義的忠實信徒。早年學醫,後來棄醫從戎,獻身于解放全人類的偉大目標中。他聞名于世的“切”,就是他的綽號,一種來自拉美國家對阿根廷人的暱稱,意指老友、哥兒們。

50年過去了,切·格瓦拉的名字依然出現在古巴的每個角落,小到鈔票,大至標語牌,無所不在。可以說他是拉丁美洲最廣為人知的人物,沒有之一。

作為拉美著名的革命家,他一直對中國人民、中國革命和中國領導人懷有誠摯的敬意和深厚的感情,曾于1960年11月和1965年2月兩度訪華並與古巴前領導人菲德爾·卡斯特羅一起推翻了古巴的獨裁政權,先後在非洲和南美洲進行了遊擊戰爭。

人生就好比一次長途冒險,人們在冒險中不斷改變、成長,切·格瓦拉也不例外。他的第一次“改變”是在學生時期,1950年1、2月的暑假,他與藥劑師好友阿爾貝託•格拉納一同遊歷了阿根廷北部12個省,沿著安第斯山脈穿越整個南美洲,經阿根廷、智利、秘魯、哥倫比亞,到達委內瑞拉,靠一輛1939年產的Norton摩託車走過了約4000多公裡的路程。

在這次遊歷中,切•格瓦拉開始真正意識到了拉丁美洲的貧窮與苦難,他的國際主義思想也逐漸定型,離家八個月後,他乘坐飛機回到阿根廷,在日記中寫道“寫下這些日記的人,在重新踏上阿根廷的土地時,就已經死去。我,已經不再是我。

切格瓦拉的第二次“改變”是在第二次拉美之旅中。這一次,他來到了危地馬拉。彼時的危地馬拉,正在年輕總統阿本的領導下,進行著一系列社會主義改革。但改革無疑會觸痛到既得利益者的神經,尤其是已經將觸角伸向南美的美國。在沒收了著名的美資聯合果品公司22.5萬英畝土地分給無地的農民之後,美國人決定推翻阿本斯政府。1954年6月,美國中情局訓練和武裝的阿瑪斯雇傭軍入侵危地馬拉,很快就迫使阿本斯總統下台——這位當時只有41歲的總統流亡海外,至死都沒有回國。在這場為時不長的戰爭中,格瓦拉毫無疑問站在危地馬拉政府軍的一邊,美國中情局也由此注意到了格瓦拉這個人,他第一次上了美國人的黑名單。並開始認識到:如果不進行一場革命,就無法安心地成為一名醫生。

1955年,在撤離危地馬拉後,格瓦拉來到了墨西哥城。隨後加入了影響他一生命運的戰友——卡斯特羅組織的名為“七二六運動”的軍事組織。在一次戰鬥中,作為軍醫的格瓦拉,面對眼前的子彈箱和醫藥箱,他扛起了子彈箱。從這一刻起,他從一個醫生轉變成為了一名戰士。成為戰士後的格瓦拉,機警,冷靜,無情,很快成了卡斯特羅最得力的助手。戰爭結束後,古巴新政府成立並授予格瓦拉“古巴公民”的身份,後因一系列分歧,他辭去了所有職務,前往剛果,選擇繼續戰鬥。

1965年,他離開古巴,開始在玻利維亞帶領遊擊隊員進行革命活動。1967年10月8日,一位村民告發了遊擊隊的位置。在一處狹窄的峽谷,格瓦拉被捕了,他的一些戰士也受了傷,所有人都飢腸轆轆。第二天,格瓦拉在伊格拉村被槍決。1997年他的遺體在玻利維亞被發現並以頂級軍事榮譽安葬在古巴聖克拉拉市,修建廣場紀念切·格瓦拉在1959年前在聖克拉拉古巴革命戰爭中做出的貢獻。

47年之後,一批他被槍殺後的彩色照片。照片上的切·格瓦拉裸露上身,赤腳,並且死不瞑目。

1964年12月,格瓦拉代表古巴出席聯合國第19次大會,之後相繼訪問了阿爾及利亞、剛果(金)等8個非洲國家,也訪問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受到了毛澤東和週恩來的接見。切格瓦拉非常崇拜毛主席,佩服他的遊擊戰術,曾在多個場合表達自己對毛澤東的崇拜之情。他喜歡讀毛主席的著作,還根據自己學習的心得體會,加上對古巴革命遊擊戰爭的回顧與總結,編寫了《遊擊戰》及其續篇《遊擊戰:一種手段》等兩本著作。他說,自己是毛主席的學生,見到毛主席和週總理使他很激動,他永遠也忘不了。

五十年的時間,他從未被人遺忘。

古巴各界8日在聖克拉拉舉行紀念切·格瓦拉犧牲50週年大型集會。在格瓦拉紀念碑和銅像前,古巴第一副主席米格爾·迪亞斯 卡內爾說,切·格瓦拉如今是“一個通用符號、一個為解放受帝國主義壓迫的不同民族而鬥爭的榜樣。他是一個利他者,一個自覺的革命者,是一種理想”。

“這位指揮官書寫的歷史篇章以及他的小而頑強的國際主義部隊在玻利維亞實現的這種超越,今天影響著世界上很多人。他是一個不停追求真理、尋求捍衛和推進社會主義建設的人。他不僅是一名領導者、一名遊擊隊員,也是一位革命的思想者、一位人文主義者、一名知識分子。”

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他都忠實于自己的原則。從他騎著摩託車在拉美大陸旅行,到參加古巴革命,到他聽從內心召喚前往其他大陸和國家捍衛自己的理想。格瓦拉總是付出自己的所有,不求回報。他留給世界的遠不止那句“直到勝利,永遠”。

古巴著名詩人尼古拉斯·紀廉在《指揮官切》一詩中寫道,格瓦拉像“孩子般純淨,或者說是一個純粹的人”。或許有人會認為切簡單、幼稚、一意孤行,但在這個紛繁、喧囂、物質的世界裡,也許正是他的純淨、他對理想的執著、對烏託邦式美好社會的向往,如同一盞明燈,讓一代代的年輕人膜拜追隨。

           (0)

         拿出手機,微信掃一掃

         就能分享給你的朋友圈




Gravatar
Nick
毛這個大獨裁者怎麼跟他比?
13th October 2017 10:31pm
Page 1 of 1

发表评论

 




Previous Page Page Top


凡未注明“来源:澳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转载目的在于
推荐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