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澳洲新聞 | / / | 國際新聞 | 熱門新聞 | 娛樂新聞 | 財經新聞 | 健康新聞 | 圖書館 | 華商指南
悉尼廣告 | 墨爾本廣告 | 昆士蘭廣告 | 澳洲論壇 | 留學 | 股票 | 交友 | 視頻 | 每日選美



   


特朗普已四次“退群”“美國優先”讓美國更自我

www.chinese.net.au     2017年12月7日 星期四

  “美國優先”讓美國更“自我”(環球熱點)

  本報記者 嚴 瑜

  今年年初,美國總統特朗普剛剛上台之時,英國《金融媒體》就曾直言,他所提出的“美國優先”看上去頗有“美國獨行”的意味。此後近一年間,特朗普在內政外交方面採取的諸多舉措似乎都印證了這一點。

  進入12月,美國國務院宣布退出《移民問題全球契約》制訂進程、參議院通過稅改法案、最高法院允許特朗普移民限制令全面生效……一系列來自美國的新聞不斷衝擊國際社會,讓人們看到一個因為本國優先而正變得更加“自我”的美國。

  內政外交更內向化

  美國又“退群”了。

  當地時間12月3日,美國國務院宣布,美國決定不再參與聯合國主導的《移民問題全球契約》的制訂進程,稱其“損害美國主權”。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妮基·黑莉表示,美國將繼續在世界範圍內對移民和難民給予“慷慨”支持,但“我們的移民政策必須始終且僅由美國人決定”。

  這已不是特朗普政府第一次退出國際多邊機制。今年1月,特朗普上任後簽署的第一份行政命令,就是宣布美國退出跨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協定(TPP);6月,特朗普又宣布美國將退出巴黎氣候協定,並稱這一協定是“糟糕交易”;10月,特朗普再次宣布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並將矛頭指向會費繳納問題。

  對于美國的第4次“退群”,聯大主席米羅斯拉夫·萊恰克表示“非常遺憾”,並強調沒有國家能在移民危機中獨善其身,也沒有國家能在移民問題面前獨當一面。

  幾乎與此同時,特朗普在國內獲得了他上任以來最可觀的一張成績單。當地時間12月1日,美國參議院以51票比49票通過稅改法案,這標志著特朗普政府離完成美國30年來最大規模減稅計劃更近一步。

  據悉,此前美國眾議院已經以227票對205票通過稅改法案。由于目前參眾兩院分別通過的稅改立法版本在內容上仍存在差異,因此從12月4日起,參眾兩院需要協商妥協達成一個共同版本,再進行表決。分析認為,如果不出意外,特朗普可能在元旦之前簽署稅改法案。

  根據特朗普的說法,美國公司稅率最終或將從35%大幅降至22%。此外,遺產稅、奧巴馬醫保稅、替代性最低稅將被廢除。特朗普政府力推這一稅改法案的目的非常明確,推動美國經濟的發展。

  無論是外交,還是內政,近來特朗普政府讓國際社會看到的是一個更加注重本國利益的美國。如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美國問題專家孫成昊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所言:“從目前的表現來看,特朗普政府更加注重美國自身的發展,更關心如何‘糾偏’,將過去損失的東西拿回來。”

  為讓美國再次強大

  事實上,從對外接連“退群”,到對內力推稅改,特朗普政府這些舉措的背後是一個相同的立場──讓美國再次強大。這是特朗普在競選時期就提出的承諾,也成為他上台之後一系列政策舉措的基本出發點。

  為了兌現這一承諾,“美國優先”成為特朗普政府最常祭出的大旗,這在其外交政策中尤為明顯。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教授韋宗友認為,特朗普此次做出不參加全球移民協議制訂的決定並不令人意外。一方面,特朗普對包括聯合國在內的多邊組織及多邊協議興趣索然;另一方面,他原本就對外來移民入境持負面看法,並幾次收緊美國移民政策。這次更為明顯地反映出特朗普的“美國優先”理念,即凡是不符合美國眼前利益的,就加以拒絕。

  “特朗普在內政方面同樣遵循這一主張,包括在安全層面加強移民管控,在經貿層面推動稅改法案、醫改法案,以及之後可能做的推動基礎設施建設,都是把美國擺在第一位。”孫成昊說。

  特朗普政府此次力推稅改法案,同樣與“美國優先”不無關系。根據特朗普的減稅方案,未來10年將減免稅收大約1.4萬億美元,這將對美國經濟產生顯著的刺激作用。特朗普還曾表示,這次“史上最大幅度的稅改”,目的是要讓美國更加具有競爭力,並為中產階層減輕負擔。

  “目前,美國的金融寡頭和跨國公司能在全球化過程中配置資源,規避美國的高稅收政策,但是那些中小企業和中產階級卻是受損者。特朗普此次推動減稅,一方面是吸引大企業回流,另一方面是減輕那些不能赴海外發展的中小企業的負擔,是對美國本土中產階級的優先。”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李巍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分析說。

  據悉,跨國企業的巨額海外遊資如何回歸本土,支持美國“再次強大”,這也一直是此次稅改的焦點問題之一。

  事實上,特朗普實行的貿易保護主義政策以及對外展現的經濟民族主義都是“美國優先”的直接體現。

  “過去,美國非常強調國際責任,也非常強調維持美國所領導的國際秩序。美國認為,美國的利益不僅在于自身,還在于維持美國所領導的全球秩序的穩定。不過現在,在特朗普政府看來,相對于美國本土自身的利益,國際利益和全球秩序已不是最重要的。”李巍說。

  或有美國孤立風險

  “美國優先”論之下,美國是否將更“內向化”,引發國際社會的擔憂。

  如今已經顯露蹟象的是,更加“自我”的美國帶給世界更多不確定性。一些分析認為,全球最大經濟體稅收政策調整的外溢影響不可忽視,世界範圍內可能因此興起新一輪減稅潮。而美國一系列“退群”選擇也讓人們擔心,特朗普所謂的“美國優先”正在滑向“美國孤立”。

  先尋求美國自身獲利,這樣才能為今後美國的全球地位提供基礎,這似乎是特朗普政府目前的行事思路。不難預見,未來,因為“美國優先”,特朗普政府還有可能再次“退群”。可是,這樣的路徑是否真的能讓美國再次強大?

  美國世界政治評論網站刊文直言,特朗普關于“美國優先”將“讓美國再次偉大”的論調在邏輯上難以成立。文章指出特朗普可能忽視一個事實,即美國的全球伙伴關系實際是美國力量和影響力的倍增器。此外,全球經濟和政治力量的結構性改變也限制了美國實現目標的能力。

  據悉,民調機構皮尤研究中心近日公布的一項涵蓋37個國家的調查結果顯示,全球公眾對美國總統的信任程度急劇下降,這在美國最親密的歐洲盟友、亞洲盟友以及鄰國墨西哥和加拿大尤為明顯。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此前公布的民調則表明,在所有美國人中,今年對“美國優先”政策的支持不及去年。

  “特朗普並沒有從根本上找到解決全球化時代美國發展失衡的正確‘藥方’。目前,美國最大的問題是國內發展高度不平衡、貧富差距懸殊以及階級對立。特朗普試圖通過減稅讓塌陷的中產階級重新崛起,又想通過限制移民解決這一群體沒有真正融入主流社會的問題,但這些恐怕都只是短期措施。”李巍說。

  孫成昊也認為,特朗普目前仍然沉迷于兌現競選時期做出的承諾,而未具備一個全球視野。“短期內,美國可能因為特朗普政府的政策獲得一些好處,但長期來看,美國的全球影響力、盟友伙伴國對美國的信任都會受到負面影響。世界主要經貿國之間可能因為以鄰為壑的心態出現更多爭端和糾紛,全球治理領域也可能出現權力真空。”

  很明顯,一個更“內向”、更“自我”的美國,它所獲得的將遠不及它所失去的。





Previous Page Page Top

凡未注明“來源:澳華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網絡媒体,轉載目的在于
推薦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网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