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澳洲新聞 | / / | 國際新聞 | 熱門新聞 | 娛樂新聞 | 財經新聞 | 健康新聞 | 圖書館 | 華商指南
悉尼廣告 | 墨爾本廣告 | 昆士蘭廣告 | 澳洲論壇 | 留學 | 股票 | 交友 | 視頻 | 每日選美



   


正在被邊緣化的共青團﹕人權財權徹底被收

www.chinese.net.au     2017年12月8日 星期五

信源﹕

此番財權被徹底收走﹐被認為共青團已經被徹底邊緣化(圖源﹕VCG)
日前﹐據大陸媒體報道﹐中國共青團下屬僅有的兩間上市公司中青旅和嘉事堂﹐將無償劃撥直屬國務院、擁有多間香港上市公司的中國光大集團﹐方案獲高層批准。

11月21日﹐中青旅和嘉事堂相繼發布停牌公告﹐稱涉及可能導致公司實際控制人變更的重大事項﹐外界認為這或意味兩間公司將脫離共青團的控股。中青旅是一間以景區、旅游、酒店等為主營業務的旅游企業﹐團中央透過旗下全資國企中國青旅集團持股﹔嘉事堂以醫藥為主﹐團中央透過旗下全資國企中國青年實業發展總公司持股。

對于上述消息﹐據上海澎湃新聞網稱﹐中青旅並未回應﹐僅表示﹐尚未得到通知﹐以公司未來發布公告為准。對于此舉﹐外界將其視為中共高層對于共青團不滿的又一鐵證。

“整飭團派”是近年來中國政壇的重要事件。從青年政治學院取消大專﹐到共青團出身的令計劃身陷囹圄﹐再到共青團在互聯網的浪潮中頻發聲﹐招至外界負面評價﹐使共青團深陷泥沼無法自拔。隨後中紀委巡視組在當時入駐共青團中央﹐並在巡視結束後進行嚴厲的批評﹐中共黨報《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曾點出了“四化”問題﹐即“機關化、行政化、貴族化、娛樂化”。整個共青團系統就進行了一次“大反省”。

眾所周知﹐中共從建黨之初歷來重視青年工作﹐從那時候起﹐共青團就成為中共的前端組織。除了組織青年﹐共青團亦為中共輸送了一大批高級官員。如中共前任總書記胡錦濤、胡耀邦﹐中共總理李克強、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黑龍江省長陸昊、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等。因此﹐在中國大陸官場有“團派”之說﹐從共青團輸送高官這一角度來說亦屬客觀存在。

針對共青團的改革﹐並不是臨時起意﹐而是經過長期的鋪墊和醞釀過程。2013年6月20日﹐習近平在中南海會見團中央新一屆領導班子﹐在這場相當于“動員會”的談話中﹐習近平多次強調青年的重要性﹐“團的工作要把握廣大青年的脈搏”﹐“擴大團的工作有效覆蓋面﹐關鍵是要把工作延伸到廣大青年最需要的地方去”。

2014年底﹐中共中央印發經政治局會議審議通過的《關于加強和改進群團工作的意見》﹐開宗明義點出群團工作存在的問題。2015年﹐中共歷史上第一次召開群團工作會議。習近平在會上重提人心向背關系黨的生死存亡﹐並進一步喊話﹕必須加強和改進黨的群團工作﹐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階級和廣大人民群眾﹐最大限度把人民群眾團結在黨的周圍﹐打造抵御國內外敵對勢力干擾破壞和“顏色革命”的銅牆鐵壁﹐夯實黨執政治國的群眾基礎。

首次群團工作會議結束後一個月﹐亦即2015年8月10日﹐《北京日報》發布《正廳級團干“降格”使用釋放什麼信號﹖》﹐直指共青團干部“爬得快、根不深”﹐缺少基層歷練。同時提到﹐“中央提出干部任用不再按年齡一刀切後﹐主打年輕派的團系統自然也不能成為特殊群體”﹐“年輕干部如果將群團工作作為仕途投機的一條通道﹐不僅容易滋生官僚化、特權化、脫離群眾的問題﹐更是違背了自己苦讀報國的那顆初心”。輿情沸騰一番後﹐這篇文章蹊蹺被刪。

再然後官方出版社出版發行習近平新書﹐首度曝光習近平對共青團極為不滿的一些尖銳言論。此舉使得在中共十九大前夕這一特殊時間窗口﹐共青團系統官員的政治前途再度蒙上陰影。緊接著秦宜智被調離共青團﹐再加上此次共青團下屬兩家公司被劃撥光大集團。

可以說從人權到事權再到財權﹐與幾十年前蓬勃發展相比﹐今天的共青團﹐已經被徹底邊緣化。

其實結合過去幾年中共的很多措施﹐可以發現一個主軸是“重視年青世代”。

中共在加強高校管控﹐多名常委出席高校政治思想教育工作會議等方面的做法﹐可以看出這一屆中共領導層已經將“年青世代”視為共產黨執政最重要的群體。年輕人可能會成為共產黨最重要的執政拱衛力量﹐但是也有可能會帶來最嚴重的執政危機。

從國際大環境而言﹐從美國“佔領華爾街”運動開始﹐再到中東茉莉花革命﹐以及臺灣“太陽花”學運、香港“雨傘革命”……整個世界又進入了新的一輪年青世代反建制的高潮期。

反觀中國﹐盡管因為政治的原因﹐沒有出現大規模的學生運動和抗議行動。但是90後﹐以及“千禧一代”顯然已經給中共帶來了政治焦慮。伴隨著國際視野的打開﹐他們在政治上的思考和參與意識更高于他們的學長們﹐如何與年輕人“打交道”﹐也就自然成為擺在政治局常委們案頭上的課題。

但是共青團系統官員在執政上的一些弱勢﹐讓他們很難適應這種“變局”﹐大浪淘沙﹐也就在所難免。





Previous Page Page Top

凡未注明“來源:澳華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網絡媒体,轉載目的在于
推薦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网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