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澳洲新聞 | / / | 國際新聞 | 熱門新聞 | 娛樂新聞 | 財經新聞 | 健康新聞 | 圖書館 | 華商指南
悉尼廣告 | 墨爾本廣告 | 昆士蘭廣告 | 澳洲論壇 | 留學 | 股票 | 交友 | 視頻 | 每日選美



   


耶路撒冷之變 中東或爆發“第三次大起義”

www.chinese.net.au     2017年12月8日 星期五

信源﹕

從稅改到禁穆令﹐再到今次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美國總統特朗普連日來因為一系列大動作頻刷存在感﹐而且每每都能問鼎頭條。在以色列問題上﹐特朗普此舉不僅引發了巴以和阿拉伯世界的震動﹐而且很大程度上影響著中東及世界格局。

圍繞這一話題﹐多維新聞採訪了以色列海法大學政治學院博士候選人王晉。在王晉看來﹐特朗普此舉不僅極大的損害巴以和平進程的前景﹐而且極大損害了美國在穆斯林世界中的形象﹐傷害巴勒斯坦人、阿拉伯人乃至穆斯林世界的民族和宗教情感。更有甚者﹐巴勒斯坦人爆發“第三次大起義”的可能性也大大增加﹐進而惡化巴以乃至整個中東地區局勢。

外界看來﹐特朗普此舉可能將引發中東再次的動蕩(圖源﹕VCG)

 

特朗普在中東問題上有著自己的立場﹐這個和他在TTP問題、關稅問題、移民問題、氣候變化問題一樣﹐他是一個敢想敢做的人。其實特朗普在過去的數月中﹐在耶路撒冷問題上也有過猶豫﹐比如5月份他和過去的總統們一樣﹐就簽署了“暫停搬遷駐以色列使館到耶路撒冷”六個月的決定。但是隨著12月下一次簽署日期的到來﹐特朗普也逐漸變得強硬起來。我個人認為還是要歸因于他敢想敢干的性格﹐他大選之前許諾的很多東西﹐別管當時大家覺得多不靠譜﹐慢慢的在這一年都做起來了。

 

特朗普的政策還是較為偏袒以色列的。去年12月聯合國譴責以色列的提案﹐即使特朗普再不喜歡﹐他也沒有辦法去改變﹐因為提案已經通過了。但是我們現在看到﹐無論是他上任之後訪問巴以時候﹐帶著猶太教的小帽子“基帕”在猶太教聖地哭牆邊祈禱﹐還是他派出的顧問團隊如特使格林布拉特﹐女婿庫什諾﹐在巴以問題上明顯更加重視以色列﹐訪問巴以時候在以色列呆的時間更多。所以特朗普在巴以問題上做出偏袒以色列的決策是沒問題的﹐但是他做出“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使館”﹐這個確實讓所有人都沒想到。
 

 

以色列國內大部分來說都是非常高興的﹐畢竟當前以色列國內社會右翼思想佔據主導﹐主張在巴以問題上維持現狀或者更加強硬的聲音很多。無論是民間、學界還是政界﹐都表示歡迎﹐但是在特朗普正式宣布具體的言論之前﹐以色列高層是不方便發布講話的。

但是也有一些人尤其是左翼會表達擔懮﹐尤其是擔心如此以來﹐巴以和談會徹底被堵死﹐因為任何巴勒斯坦人都不可能接受特朗普這一表態﹐也就不可能參與到美國主導的和平談判中。而且以色列一些左翼擔心﹐特朗普言論會激化巴勒斯坦人的民族和宗教情緒﹐激起極端主義情緒﹐對以色列人造成威脅。

  

特朗普在耶路撒冷歸屬問題上的決定﹐一方面﹐必然將極大的的鼓舞了以色列國內右翼政治力量。在當前以色列社會﹐右翼力量日益強大﹐在諸多敏感議題上能夠主導以色列國內輿論。能夠爭取國際社會尤其是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一直是以色列右翼政治力量的重要目標。而當特朗普政府兌現了之前的承諾﹐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勢必極大的鼓舞以色列右翼力量。

在未來﹐以色列右翼必然會在約旦河西岸和東耶路撒冷猶太定居點問題上﹐在戈蘭高地所有權問題上﹐做出更多的強硬的表態﹐爭取獲得美國更多的支持﹐而這也將極大的損害巴以和平進程的前景。

另一方面﹐特朗普的決定極大的損害了美國在穆斯林世界中的形象﹐傷害巴勒斯坦人、阿拉伯人乃至穆斯林世界的民族和宗教情感。特朗普關于耶路撒冷地位的決定將很可能刺激伊斯蘭世界極端主義的情緒﹐一些伊斯蘭極端組織也可能因此借勢而起﹐打亂中東地區的反恐進程﹔美國和中東盟國如沙特、卡塔爾、土耳其等國的關系陷入僵局﹐中東地區國家也勢必會重新考慮與美國和以色列的外交關系﹔與此同時﹐特朗普的決定將必然激化巴勒斯坦人民族情緒﹐巴勒斯坦人爆發“第三次大起義”(前兩次大起義分別爆發于1987年和2000年)的可能性也大大增加﹐進而惡化巴以乃至整個中東地區局勢。
 

從現實層面看﹐確實不重要﹐畢竟以色列佔據很久了﹐無論承認與否﹐都難更改現實。但是應當看到﹐耶路撒冷地位問題事實上是一種道義和法律問題。巴勒斯坦問題涉及耶路撒冷歸屬、巴勒斯坦難民回歸、猶太定居點范圍、巴以未來國界線等敏感議題。

而在這些敏感議題之中﹐耶路撒冷歸屬無疑是最為關鍵且重要的議題。耶路撒冷歸屬不僅涉及耶路撒冷老城的歷史定位、宗教權利和文化屬性﹐更重要的是牽扯到猶太人和阿拉伯人(巴勒斯坦人)﹐誰究竟是這片土地真正的主人。

在傳統上﹐耶路撒冷問題是被放在巴以問題的宏觀框架下去解決的。包括美國在內的國際社會都長期認為﹐耶路撒冷地位問題也巴以和平息息相關﹐只有當巴以和談取得突破﹐巴以和平最終實現﹐耶路撒冷的最終地位也將由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人自己談判決定。

在這一框架下﹐包括美國在內的國家社會﹐其作用只不過是協調和幫助當時方達成協議﹐促成和平的實現。現在特朗普做出“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的決定﹐將會極大的打擊巴以和談的基礎﹐巴以和平基本上也因此陷入深淵。
 

特朗普的決定肯定會提升俄羅斯在中東事務尤其是巴以問題上的重要性﹐美國不再靠譜﹐歐盟因為其“反以反猶”的立場﹐而不被以色列接受﹐那麼俄羅斯相對合適。但是俄羅斯不會願意介入太深﹐巴以問題非常復雜﹐某種程度上就是一個“零和博弈”﹐誰碰誰死。俄羅斯中東學者們很清楚﹐俄羅斯是不會接管巴以局勢的。說說原則﹐講講道理是可以的﹐真的做﹐俄羅斯不會去接的。
 

意味著中國可能在巴以問題上有一定的機遇﹐但是中國缺乏必要的知識儲備﹐也缺少必要的溝通和了解﹐更缺少直接影響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各方的能力。中國的作用還是“建設性的”﹐而不是“主導性的”。





Previous Page Page Top

凡未注明“來源:澳華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網絡媒体,轉載目的在于
推薦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网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