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澳洲新聞 | / / | 國際新聞 | 熱門新聞 | 娛樂新聞 | 財經新聞 | 健康新聞 | 圖書館 | 華商指南
悉尼廣告 | 墨爾本廣告 | 昆士蘭廣告 | 澳洲論壇 | 留學 | 股票 | 交友 | 視頻 | 每日選美



   


特斯拉工人控訴﹕壓力山大 常有人干活時暈厥

www.chinese.net.au     2017年5月20日 星期六

信源﹕


BI中文站 5月19日報道

特斯拉在加州弗裡蒙特買下一間退役的汽車工廠時﹐埃隆-馬斯克(ElonMusk)把這間老式的工廠改造成了他所說的“未來工廠”﹐裡面有外形酷似未來戰警的巨型機器人和很多先進的制造設備。

馬斯克對電動汽車很感興趣﹐同時他還想推動傳統汽車行業的革命﹐這些因素推動了特斯拉股票上漲﹐讓它的市值超過了老牌汽車廠商福特和通用汽車。但是與機器人一起在工廠工作的部分工人卻抱怨說﹐由于馬斯克提出的生產目標太高﹐很多工人感覺工作時的壓力太大了﹐這甚至讓很多工人在工作中受傷﹐對他們的正常生活造成了巨大的影響。

據衛報獲得的事故報告顯示﹐自2014年以來﹐因為工人工作時出現突然暈厥、眩暈、癲癇、呼吸異常和胸痛等症狀而召喚救護車的次數高達100多次﹔另外﹐因為人員受傷和其他醫療問題而召喚救護車的次數高達數百次。

特斯拉的這間汽車生產廠大約有10000名工人。馬斯克有一次在接受電話採訪時談到了工廠的工作條件﹐他承認工人們感到非常難受﹐經常需要長時間、努力地工作﹔但他同時也表示﹐他非常關心工人們的健康狀況和幸福度。特斯拉聲稱﹐工廠的安全記錄在過去的一年裡明顯好轉。

馬斯克還說﹐人們不應該拿特斯拉跟美國主要汽車制造商對比﹐特斯拉目前的市值在500億美元以上﹐這是毫無根據的。他說﹕“我認為當前的市值超過了合理范圍。”特斯拉生產的汽車數量只有通用汽車的汽車產量的1%。

馬斯克補充說﹕“我們現在還在虧損。有人說我們只是貪婪的資本家﹐為了提高利潤和回報不惜一切手段﹐完全無視工人的安全。這種情況是不存在的。這只是一個關于我們虧損了多少錢和如何活下去的問題。我們如何才能活下去﹐讓所有人都失去他們的工作﹖”

馬斯克對公司的評價與工廠的10多名在任和前任員工的看法大相徑庭。工人們提到了特斯拉工廠的企業文化﹐這種企業文化要求工人們在巨大的壓力下長期工作﹐有時會讓工人們感到非常痛苦或者受傷﹐這都是因為馬斯克提的生產目標太高了。

特斯拉的一名生產技師喬納森表示﹕“我經常看到有人在工作期間突然昏過去﹐重重地摔倒在地上﹐撞得滿臉鮮血。遇到這種情況﹐特斯拉只會派其他工人去繼續完成之前沒有完成的工作﹐而暈倒的工人還躺在地上。”

還有一些工人表示﹐他們也都看到過同事突然暈倒或者被救護車帶走的情況。特斯拉工廠電池組生產線上一位名叫米奇-卡圖拉(MikeyCatura)的工人說﹕“我們跟自己負責的生產線緊密相連﹐他只是不斷在工作﹐結果你已經知道了﹐那就是他突然暈倒了。”

另一位名叫理查德-奧爾蒂斯(RichardOrtiz)的工人在提到特斯拉工廠裡的高科技地板時感到非常榮幸﹐他補充說﹕“這就好像是你死了﹐然後去了汽車工人的天堂。除了我們自己之外﹐一切都都像是未來的產品。”

特斯拉正處于技術初創公司的關鍵時期﹐它不受舊經濟制度的各項規定﹐它是一家需要生產實物產品的制造商。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生產線工人說﹕“從我收集到的信息來看﹐馬斯克創建特斯拉的時候只想把它發展成一家應用軟件初創公司﹐但是後來隨著業務的發展﹐它就需要很多人去從事與實務有關的工作。”

今年2月﹐特斯拉工人約瑟-莫蘭(JoseMoran)發表了一篇博客文章﹐詳細地分析了包括強制工人加班、受傷率高和工資低等指控﹐文章還說工人們想跟United AutoWorkers成立工會。

莫蘭的這篇博客文章讓人們開始關注工廠裡的工人﹐在特斯拉工廠的官方照片裡是根本找不到工人的﹐因為特斯拉有意將工人們的身影從照片上去掉了。

邁克爾-桑切斯(MichaelSanchez)曾經有兩個夢想﹕成為一名藝術家和成為一名汽車維修技師。他說﹐他在5年前被特斯拉正。

現在桑切斯的脖子上有兩處椎間盤突出﹐因為身體上的殘疾而被迫離開了公司﹐現在他連一支鉛筆都握不住﹐勉強握住也會感到非常辛苦。

特斯拉說﹐這名員工是在安裝車輪時受傷的﹐但是這是因為他在特斯拉的裝配線上工作的時間太長了。他安裝的汽車被懸掛在生產線上﹐他在工作時必須抬頭向上看﹐雙手舉過頭頂。

桑切斯說﹕“你在周一的時候還能堅持下去﹐周二也沒問題﹐到周三的時候你就會開始感覺。周四開始感到痛苦﹐周五是最痛苦的﹐至于周六﹐你想怎麼過就怎麼過。

特斯拉早年的制造實務似乎一直就是最危險的。公司並不想在這個問題上過多地糾結。

特斯拉在過去的4年裡從未發布過數據﹐他說這類信息並不能反映公司當前的經營情況。

直到最近它才發布了一些數據﹐這些數據表明它的安全事故記錄有了很大程度的改善﹐從2016年底的略高于行業平均水平變成2017年初比行業平均水平更低。該公司表示﹐它決定進行第三次轉變﹐它組建了一支由人體工程學專家組成的團隊﹐改進工廠的安全團隊﹐負責顯著減少安全事故。

馬斯克表示﹐安全在公司是排第一位的﹐“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傷害﹐我的辦公桌曾經被擺在生產廠﹐現在考慮到近幾個月的資本效率比2016財年的下半段提高了32%。特斯拉表示﹐公司決定增加一條﹕專供人體工程學專家組使用。

他補充道﹕“我們這樣做是因為我們相信一個可持續能源的未來,試圖加速清潔運輸和清潔能源生產的出現,不是因為我們認為這是一條致富之路。”

奧瑞茲的右臂最近使不上勁了﹐這把他嚇壞了﹐他補充說﹕“我退休的時候還需要使用我的右臂。”

其他人則描述了與長時間工作有關的重復性壓力損傷。在特斯拉2016年10月減少工作日的平均工作時間之前﹐工人們每周要工作12小時﹐每周工作6天。特斯拉稱﹐這些轉型進行得非常成功﹐並且將工人們的加班時間減少了一半。

特斯拉每個季度都成功地提高了產量﹐在2017年第一季度﹐它的汽車生產廠生產的汽車數量超過2.5萬輛﹐創下特斯拉自己的紀錄。要想實現馬斯克2018年的目標﹐他們就必須把這個生產速度再提高3倍。

一名員工稱﹕“我認為最大的一個問題就是﹐高管們制定的季度目標太不現實了。”

員工們還描述了特斯拉工廠在分配貨幣價值上的管理策略﹕為裝配線上的每一次延誤分配財務價值。格拉斯庫(Gelascu)回憶道﹕“有一次機器人出現故障了﹐主管馬上跑來沖我們大聲嚷嚷﹐那是1.8萬美元、2萬美元、3萬美元和5萬﹐因為你們干不完這些工作了。”

特斯拉聲稱﹐從零開始利用新的生產和制造工藝去生產汽車是一項艱巨的挑戰﹐不應該低估這個挑戰﹐但是不管怎樣﹐沒有什麼比保護工人的健康和安全更重要。

馬斯克說﹕“我們在努力為世界造福﹐我們相信我們所做的事情是正確的。擴大了對公司每一名員工的健康和安全的關注與保護。”

這是一種比他跟投資者講話時的口吻更加人性化的口吻。“你真的不能讓人們自己也成為生產線的一部分。”

為了加快生產速度﹐特斯拉去年在一次電話會議上說過﹕“工廠裡有很多人﹐但是他們的工作是維護設備﹐升級設備和處理各種異常情況。但是在設備制造領域﹐根本就沒有人。”




Previous Page Page Top

凡未注明“來源:澳華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網絡媒体,轉載目的在于
推薦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网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