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澳洲新聞 | / / | 國際新聞 | 熱門新聞 | 娛樂新聞 | 財經新聞 | 健康新聞 | 圖書館 | 華商指南
悉尼廣告 | 墨爾本廣告 | 昆士蘭廣告 | 澳洲論壇 | 留學 | 股票 | 交友 | 視頻 | 每日選美



   


陸媒揭北大醫藥代持案始末﹐李友一年獲利1.9億元

www.chinese.net.au     2017年5月20日 星期六

信源﹕

事情過去兩年有余﹐但北大醫藥(12.120, -0.16,-1.30%)的不少投資人仍忘不了2014年11月首個交易日的情景﹐令人驚恐。

當天上午的交易與往常無異﹐股價甚至還有微幅爬升跡象﹐成交量也無特別之處﹐並沒什麼大單進出。午後開盤節奏陡變﹐價格突然從18.85元掉至16.99元﹐直接跌停。52分鐘後﹐北大醫藥股票被實施緊急停牌。當天晚間﹐上市公司發布公告﹐公布了事情端倪。一家名為“北京政泉控股”的公司舉報了上市公司股東的關聯方涉嫌股票代持、內幕交易。三個月內﹐舉報者與被舉報者相互攻伐﹐自此一幕幕隱匿于抽屜中的資本交易浮出水面。

舉報者郭文貴﹐人稱“邪性富豪”﹐卷巨款出逃國外﹐身負國際刑警的紅色通緝令。被舉報者核心人物是李友﹐他曾一手締造方正集團的資本版圖﹐如今已認罪伏法。

事實上﹐雙方互撕之前﹐曾是親密盟友。2017年5月5日﹐證監會公布了四份行政處罰決定書﹐每一份都與方正集團有關。深度發掘發現﹐北大醫藥(000788)6.71%股份代持關系的背後﹐是李友與郭文貴之間的一段甜蜜時光。


5月5日﹐證監會在同一天內公布四份行政處罰決定書﹐每一張罰單皆指向方正集團。如此大范圍、有組織且直接牽涉方正核心高層的違規﹐令方正集團的企業形象大打折扣。此種窘態與這家企業的出身形成鮮明對比。

31年前﹐北京大學教授王選將他發明的漢字信息處理與激光照排技術進行產業化嘗試﹐建立了校辦企業﹐方正集團基業由此而來。據其官網公布數據﹐截至2016年12月31日﹐這家校辦企業已然成一個龐然大物﹐資產規模接近2400億元﹐員工約有3.5萬名﹐產業覆蓋IT、醫療、金融、地產、教育五個大領域﹐擁有六家上市公司。

方正集團成長如此迅速與魏新、李友等人資本運作分不開。李友﹐重慶人﹐此前被稱“凱地系”十虎將之一﹐1992年之前曾在河南省審計廳從事審計工作﹐後與張海結識﹐兩人曾共同成立河南心智實業有限公司﹐並將其發展成凱地系運作的重要平臺。在拿下中國高科(8.820,0.02, 0.23%)(600730.SH)的過程中﹐李友對資本市場有了更深的領悟﹐迅速成為十虎將核心成員。

“凱地系”由張海一手搭建﹐他曾因爭奪健力寶一事而聞名天下。2001年至2002年短短兩年間﹐凱地系以秋風掃落葉之勢先後得手或參股11家上市公司﹐直至舉牌方正科技(3.760,0.01,0.27%)(600601.SH)時。這一次﹐張海與方正集團時任董事長魏新兩大高手可謂狹路相逢。兩人的對局﹐似乎也成為張海命運的重要轉折﹐短短幾年間﹐魏新將野蠻人張海的“凱地系”核心團隊分步瓦解﹐十虎將中的五人先後被方正集團吸收﹐其中也包括李友。2001年﹐李友進入方正集團﹐第一站正是方正科技。直到事發之時﹐李友已經是方正集團首席執行官。

就在李友從事河南省審計廳工作的最後一年﹐李友遇到了“大老板”郭文貴。當時曾因詐騙罪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的郭文貴河南濮陽來到鄭州﹐並結交了一位60多歲的女港商﹐在這位被他稱為“好大姐”的幫助下﹐郭文貴做起了房地產生意﹐財富之路由此順利鋪展開來﹐他成為當地小有名氣的“大老板”。

數年後﹐鄭州第一高樓裕達國貿大廈拔地而起﹐老板正是郭文貴。此時﹐李友剛剛離開張海﹐來到北京進入方正科技。


有了過往在河南的交往基礎﹐郭文貴與李友這兩個老熟人經常往來﹐關系更甚從前。那張兩人一同乘私人飛機出游的照片﹐仍在網上被廣泛傳播﹐它正是兩人親密關系的見證﹐彼時﹐兩人各自在北京征戰﹐成就斐然。

直到今年5月5日﹐證監會的一紙行政處罰決定書讓兩人的商業聯系浮出水面。

為了引入新的戰略投資者﹐增加股份的流動性﹐以引進新的資金﹐2013年6月4日﹐北大醫藥(000788)的關聯股東北大醫療產業集團有限公司拿出對北大醫藥11.75%﹐向社會公開征集受讓方。幾天後﹐交易達成﹐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政泉控股)以每股9.2元共計3.68億的代價﹐接過了其中6.71%的股權。

據證監會調查﹐銀行提供的來往流水揭出另外的答案。首期30%的保證金11040萬元﹐有6000萬來自方正集團﹐方正集團轉帳給子公司﹐再把這筆錢分三撥轉至上海與深圳兩地三家公司名下﹐分別為A公司、B公司、C公司﹐最後這些錢全都流入鄭州浩天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鄭州浩天)帳上﹐浩天實業最後將這筆錢轉給政泉控股。

保證金余款5040萬則由北大資源集團有限公司用銀行票據以背書的方式﹐轉讓給A公司﹐由于A公司貼現後﹐經B公司、C公司轉帳給鄭州浩天﹐鄭州浩天最後將這筆錢轉帳給政泉控股。70%的尾款則由北大資源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向河南的兩家公司借入2.576億﹐然後轉帳給政泉控股。

也就是說﹐政泉控股獲取北大醫藥6.71%的股份﹐錢則由方正集團、北大資源集團以及北大資源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共同出錢。由此﹐證監會認定﹐政泉控股不過是替人代持。

政泉控股的老板正是郭文貴﹐上述代持事件的主導人則是李友﹐兩人的合作可謂無間。


一年之間﹐對這筆股份的處理頗賴人尋味。6.71%股權對應4000萬股北大醫藥股份。政泉控股先將這筆股權進行質押﹐融資2億﹐其中1.9999億轉入北大資源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帳戶。一年之後﹐政泉控股對上述一半股權進行解押﹐解押資金1.05億則來自成都市華鼎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成都華鼎)。事實上成都華鼎的這筆錢又來自向方正集團的借款。

解押之後﹐政泉控股迅速出清所有對北大醫藥持股﹐交易額5.576億﹐這筆錢轉入北大資源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帳上。

對北大醫藥的減持正是由李友指揮。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代持操作中﹐記者比對四份處罰決定書﹐發現成都華鼎、A公司、C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皆為李友個人。而成都華鼎事實上持有方正集團18%股權﹐C公司事實上持有方正集團17%的股權﹐只是這筆股權仍未過戶﹐留下北大資產經營有限公司名下。為了保證自己的利益﹐通過復雜的股權轉讓﹐李友等高管層僅以3.1億元﹐便掌握了方正集團35%的股權。

不過﹐李友似乎並不想讓自己對方正集團的真實持股公之于眾﹐其以200萬欠款﹐為過戶留下一個缺口。

在與郭文貴的這筆代持交易中﹐李友動用方正集團的資金如自家錢箱。前一筆保證金中有6000萬來自方正集團﹐後一筆解押股票時﹐1.05億也是向方正集團伸手。

“代持的一個目的是為了規避信披﹐也屬于內幕交易范疇﹐因關聯股東增持行為相當于控股股東增持”四川一家上市公司張姓負責人說。

上述持股交易于2013年9月完成﹐半年之後﹐北大醫藥啟動重大資產重組﹐引入新的資產。在重組預案公布不到半個月﹐李友趕緊指揮對這筆股權進行解押、清倉。

從指揮、布局到資金調動﹐僅一年時間﹐這筆股權交易就帶來1.896億盈利﹐即使扣除借款利息與費用﹐也相當可觀。恐怕李友也未曾想到﹐他的算盤被郭文貴給踢翻。

最終郭文貴出逃﹐李友淪為階下囚﹐被罰7.5億﹐終身市場禁入。郭文貴曾公布自己的香港電話﹐記者試著拔打﹐電話無法接通﹐另外﹐記者通過其公布的微信號與之聯絡採訪﹐信息溝通是順暢的﹐但截至記者發稿時並未收到相關問題的回復。

(注﹕A公司﹕上海招強貿易發展有限公司、B公司﹕上海憶凌貿易發展有限公司、C公司﹕深圳康隆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Previous Page Page Top

凡未注明“來源:澳華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網絡媒体,轉載目的在于
推薦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网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