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澳洲新聞 | / / | 國際新聞 | 熱門新聞 | 娛樂新聞 | 財經新聞 | 健康新聞 | 圖書館 | 華商指南
悉尼廣告 | 墨爾本廣告 | 昆士蘭廣告 | 澳洲論壇 | 留學 | 股票 | 交友 | 視頻 | 每日選美



   


特別檢察官負責調查 特朗普離彈劾還有多遠

www.chinese.net.au     2017年5月19日 星期五

信源﹕

特朗普
當地時間5月17日下午﹐美國司法部宣布﹐任命“可靠的”羅伯特穆勒為特別檢察官﹐負責調查俄羅斯干擾美國大選及特朗普身邊人涉嫌“通俄”。

這意味著﹐特朗普政府將面臨著嚴峻考驗。不過就目前形勢來看﹐即便調查展開﹐談論對特朗普的彈劾可能還有些早。

“通知白宮”

5月9日特朗普突然解僱聯邦調查局(FBI)局長科米﹐引起軒然大波。

更致命的是﹐媒體隨後披露﹐科米在2月份的一份備忘錄顯示﹐特朗普曾經要求他停止邁克爾弗林涉嫌“通俄”的調查。

弗林極端討厭希拉裡﹐在2016年選舉中不遺余力地散布對希拉裡不利的消息和謠言﹐堅定支持特朗普。特朗普入主白宮﹐便任命弗林為國家安全顧問。但很快有媒體曝出弗林私會俄羅斯官員並隱瞞情況。弗林被迫在當了24天的的國安顧問後辭職。

科米的備忘錄顯示﹐特朗普要求科米“讓過去的事情過去”﹐終止對弗林的調查。

如果此事屬實﹐身為總統的特朗普就涉嫌干擾司法。因此這個備忘錄一經公布﹐本來對“特朗普與俄羅斯究竟是什麼關系”持懷疑態度的人﹐立即強烈要求任命獨立檢察官對整個“通俄門”徹底調查。

鑒于司法部長塞申斯本人也涉嫌“通俄”﹐因此他表示願意避嫌﹐這個事件便由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負責。

羅森斯坦頗有公正獨立的聲譽﹐更何況目前通俄調查已是美國輿論焦點﹐因此他任命特別檢察官時﹐不僅事前沒有和白宮溝通﹐也沒有和國會兩院的領袖通氣(參眾兩院中﹐共和黨都佔多數)。只是在公布任命前一個小時﹐才通知了白宮和國會。

白宮一名官員對此感嘆﹐“他們不是來征求我們意見﹐而是直接通知我們”

“值得信賴”的穆勒

羅森斯坦任命穆勒為特別檢察官﹐贏得一片贊譽。無論民主黨還是共和黨﹐都認為穆勒值得信賴。

現年72歲的穆勒﹐早年曾作為美國海軍陸戰隊員參加過越戰﹐後就讀于弗吉尼亞大學法學院﹐曾長期在美國司法部門工作﹐2001年被小布什總統提名擔任FBI局長﹐8月份參議院以98﹕0票的結果﹐獲得批准。

鑒于史上任職最長的FBI局長埃德加胡佛引起的強烈爭議﹐美國1970年代通過法律﹐規定FBI局長任期10年﹐不能連任。但2011年穆勒任期屆滿時﹐奧巴馬總統要求穆勒再任兩年。當年7月﹐參議院又以100﹕0票的結果﹐通過這一要求。

從兩次參院表決結果可見﹐穆勒他的人品和口碑可見一斑。

穆勒的聲譽﹐不僅來自他工作勤懇認真﹐領導力和判斷力出眾﹐在“911”襲擊後能較好地保證美國安全﹐也來自他堅持原則、超黨派、獨立等品格。

美國媒體報道﹐2004年某日﹐小布什政府曾試圖進行沒有獲得法院批准的監聽﹐派人去醫院找正在住院的司法部長阿什克羅夫特簽名﹐穆勒和時任司法部副部長的科米(就是前幾天被特朗普解職的科米)聞訊立即趕到醫院﹐阻止白宮官員“利用阿什克羅夫特”﹐並成功“擊退”他們。

輿論認為此事充分證明穆勒(也包括科米)的堅持原則和超黨派立場。

彈劾不容易

穆勒就任特別檢察官後﹐具有相當大的權力。將對傳聞中的俄羅斯干擾美國大選、特朗普身邊人與俄羅斯關系等進行廣泛調查。

雖然他對司法部(目前是副部長羅森斯坦)負責﹐因此間接對總統負責﹐但他有權決定應該怎樣調查﹐哪些東西可以匯報﹐哪些無須匯報。

有了這樣一個“信得過”的人的調查﹐對“通俄”深感懮慮的美國人大概可以放心。反對特朗普的人也再次聯想﹕調查結果會不會導致特朗普遭到彈劾。

雖然穆勒負責調查﹐可能對特朗普非常不利﹐但彈劾特朗普恐怕也很不容易。這起碼有兩個方面原因﹕

一方面彈劾美國總統非常耗時長﹐而且非常不容易。耗時長自不用說﹐且看如何不容易。

彈劾總統需要兩步。第一是國會眾議院通過彈劾議案。美國眾院目前共和黨議員有238人﹐民主黨議員193人﹐空缺4人待選。雖然共和黨議員中有對特朗普不滿的﹐但基本上還是支持特朗普執掌白宮。民主黨議員想通過彈劾案﹐談何容易﹖

第二﹐即便眾議院通過彈劾案﹐認定總統有罪。那麼議案將移交參議院進行“審判”﹐屆時聯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也要參加。參議院將對總統罪名是否成立進行辯論。而且參議院通過彈劾是需要三分之二票數通過。

目前參議院100個議席中﹐共和黨佔52席﹐民主黨只有46席﹐獨立人士2席。想讓參院通過彈劾案﹐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除非有確鑿證據﹐證明特朗普有罪到目前特朗普的推特和“胡鬧”﹐雖然讓人驚訝﹐但都談不上是“罪”。

另外一個方面﹐有分析認為此時彈劾特朗普﹐對民主黨也不一定有利。

美國和韓國不一樣。韓國朴槿惠總統遭彈劾﹐立即就要舉行重新選舉﹐反對黨可以趁機奪回政權。

但美國法律規定﹐總統遭到彈劾﹐副總統接任。也就是說﹐即使真能在2018年前把特朗普扳倒﹐那麼接下來就是保守派的麥克彭斯擔任總統。

而彭斯一旦就任﹐就有充足時間鞏固政權﹐打造形象。很可能在2020年獲得連任。民主黨恐怕還要在野多年。

因此從奪取政權角度看﹐民主黨還不如讓特朗普在臺上﹐經常陷入“危機”和“大新聞”。到時民主黨不僅可能在2018年國會選舉中獲勝﹐2020年奪回白宮的機會也不小。

當然﹐這都是遠景了﹐近期所需關注的﹐還是穆勒的調查進展。





Previous Page Page Top

凡未注明“來源:澳華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網絡媒体,轉載目的在于
推薦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网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