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澳洲新聞 | / / | 國際新聞 | 熱門新聞 | 娛樂新聞 | 財經新聞 | 健康新聞 | 圖書館 | 華商指南
悉尼廣告 | 墨爾本廣告 | 昆士蘭廣告 | 澳洲論壇 | 留學 | 股票 | 交友 | 視頻 | 每日選美


   


小學生用APP做作業是大勢所趨還是弊大于利﹖

www.chinese.net.au     2018年1月13日 星期六

  小學生用APP做作業是把“雙刃劍”?

  記者調查12所學校、走訪相關部門 聽聽大家怎麼說

  期末考試臨近,一位一年級學生家長向本報反映,孩子每天要通過手機APP做作業,語文、數學加起來差不多要做一個小時。一個學期快上完了,孩子的視力已經受到影響,出現了嚴重眨眼的情況。記者就此調查了省會12所學校,其中7所學校未接觸或嘗試過手機APP做作業,另5所學校使用程度不一,大多是用來留英語和數學作業,並嚴格控制作業量。在智能手機高度普及的今天,讓小學生使用APP做作業是大勢所趨,還是弊大于利?

  □本報記者 苗靜 李兵

  每天用APP做作業,一年級孩子視力下降

  李女士的孩子上一年級。入學後不久,老師就讓家長下載了一個專門用來做作業的手機APP,每天都會留作業。語文和數學都需要用手機來做,雖然都是選擇題,但一道道做下來也不容易,每天要花差不多一個小時,週末需要的時間更長。最近,進入期末復習階段,作業比平時還多了一些。老師也會留一些在本子上寫的作業,主要是練習拼音、寫字,但很快就能完成,反倒是手機上的作業要花的時間最多。李女士注意到,孩子近來總是不自覺地眨眼,很頻繁。檢查後發現,孩子一只眼睛的視力已經下降到了四點幾。她認為,孩子視力下降跟每天長時間用手機做作業有很大關系。

  “在手機上做題跟在試卷上做題感覺肯定不一樣,孩子習慣了在手機上勾選答案,做作業的效果肯定會打折扣。”李女士說,對這麼小的孩子來說,手機本身就有很大的吸引力,用手機做作業會讓孩子更想玩手機,實在是得不償失。

  據李女士所知,孩子班上也有其他同學視力下降。但老師留的作業又不能不做,家長們很著急。李女士認為,APP作業可以有,但是不要太多,一週留一次就好了。最好是那種有動畫、音樂的,孩子比較感興趣的作業用手機來完成,語文、數學完全沒有必要。

  為啥用?為啥不用?聽聽老師們怎麼說

  對于小學生使用手機APP做作業的情況,1月12日,記者先後調查了省會12所小學。這種形式在其中5所小學中存在,只是使用程度、普及範圍有所不同,其餘7所小學則還未接觸或嘗試過。那麼,用與不用手機APP做作業,都是出于怎樣的考慮?用手機APP做作業,是大勢所趨,還是弊大于利?

  “紙質作業可以鍛鍊書寫及控制能力”

  石市市莊路小學一位董老師告訴記者,她所在的學校目前沒有通過手機APP給學生留作業的情況。一般情況下,部分孩子放學後會被免費託管,在託管時間段裡,大多數有作業的孩子都能夠順利完成作業。如果孩子沒有被託管,就會在家長的監督下正常完成作業。董老師稱,她曾聽說過石市有些小學已經採取了手機APP做作業的作法,這一般與學校師資、硬件、學生整體素質情況有關。

  石市東三教小學總務處副主任劉娟稱,目前她所在的學校沒有學生使用手機APP做作業的情況。劉娟表示,她曾去北京及天津等城市的小學學習觀摩過,有些學校上課時,小學生們都是人手一部平板電腦,老師可以快速通過網絡調取學生們的做題結果。劉娟和同事認為,這種教學形式實現了無紙化教學,有很多便利性,但對于類似的新生事物,學校和老師要謹慎嘗試,不能為了用而用,在使用的同時,應該想辦法避免或減少其有可能帶來的“副作用”。

  對于記者的調查,石市聯盟路小學的李校長表示,她所在的學校一直堅持傳統的書面紙質留作業方式。李校長認為,適齡的小學生親自寫字完成作業,可以鍛鍊孩子們的書寫及控制能力。同時,有些家長可能並不具備給子女配備相關電子產品的條件,因此,學校方面從未要求過該校的教師們讓學生利用手機APP做作業。

  “這是有用的輔助教學形式”

  石市談固小學教導主任賀嘉,同時也是該校的一名一線教師。賀嘉告訴記者,關于使用手機APP做作業的形式,在談固小學已經試行了一年左右的時間。這種形式針對該校三到六年級的小學生,只有英語學科一項。在使用方面,孩子們主要是鍛鍊口語的能力,通過手機APP中的小遊戲教學方式,實現小學生對英語的認讀和說,孩子們會跟隨軟件進行英語單詞的學習。手機APP的作業量,每天會保持在5至10分鐘完成。

  賀嘉表示,現在是信息社會,相關手機APP的出現符合現代的教學方式,這種技術形式已經走進課堂,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帶來了學習方式的改變。同時,手機APP使用時呈現的畫面形象有趣,符合小學生年齡段的特點。普通的英語作業完成方式,是讀、記、背、寫,通過手機APP來完成,孩子們會通過影像、聲音和對答案的及時評價,給孩子們帶來新鮮感和成就感,激發並提高孩子們的學習興趣。

  賀嘉認為,手機APP做作業作為新生事物,確實會引發不同人群的不同觀點。最早試行的時候,有些學生家長就曾質疑其會不會對孩子的視力、自控能力有所影響。對此,學校方面嚴格控制了手機APP作業量,加上學生家長的同步監督,試行一年來效果良好。

  石市合作路小學副校長郝榮表示,她所在的學校目前存在用手機APP做作業的情況,不過還未在全校相關年級中普及。郝榮稱,學校有些班級的教師會讓學生們通過手機APP完成數學及英語方面的試題,主要以提高孩子們的興趣、朗讀能力、計算能力為主,但不會讓孩子們產生依賴。總體來說,在老師所留的作業中,主要還是以書面作業為主。關于手機APP使用情況,學校沒有統一的要求,一般都是教師們在教學中發現某個手機APP對學生教學有益,認為比較好後就會相互交流推薦,讓孩子們嘗試使用。

  郝榮認為,手機APP做作業有其優勢的方面,比如英語的聽和讀,利用手機就會收到良好的效果,優化了作業方式。因此,手機APP只是一個輔助教學的手段,不能純依賴,老師們也是取其之長,將其規範使用。

  學校和家長應共同把握好這把“雙刃劍”

  社會學者彭秀良認為,手機APP做作業的形式,會對小學生產生一些不利影響。首先,小學生需要通過紙和筆的使用,來加深對所學知識的理解與運用,手機操作很難收到同樣的效果。其次,這種形式有可能加重小學生對手機使用的依賴,在學習與娛樂不可兼得的情況下,如何處理這對矛盾將會給小學生的心理造成較為沉重的負擔。同時,也會給學生家長造成經濟上和時間分配上的負擔。

  河北師大教育學院副教授、心理學會副秘書長袁立壯稱,電子產品和網絡學習在小學教學中的出現,是科技進步的大勢所趨。在家長的理解中,通常會把手機或平板電腦當作電子遊戲的主體,但在網絡上,除了遊戲,更多的是學習資源和積極的事物,是汲取知識營養的重要方式。這把“雙刃劍”需要學校和家長共同把握好。

  袁立壯認為,如果家長對學校的這種學習安排過度抵觸,完全不接受,其態度就會對孩子的學習情緒造成一定影響。試想一名小學生在學校時需要接受老師留的手機APP作業,回家後卻又遭到父母的反對抵觸,使他們陷入兩難抉擇的境地,無法安心學習,這對小學生的成長很不利。作為學校,在使用手機APP留作業時,應該嚴格控制好作業量,保證孩子們的視力等身心狀況不受手機影響,客觀地完成作業。同時,作為家長,也必須同時肩負起對子女的監管責任,監督好孩子的做作業過程,遠離網絡遊戲,及時收回手機。因此,學校和家長兩方面應該共同關注孩子的學習,一起努力陪伴孩子們快樂學習和健康成長。

  應嚴格按照相關規定布置作業

  市教育局基礎教育處工作人員表示,根據教育部和河北省教育廳關于作業的管理規定,石家莊市教育局出台了相關政策,明確提出小學一、二年級學生不留書面家庭作業,三年級學生書面家庭作業總量每天不超過30分鐘,四年級學生不超過45分鐘。五、六年級學生不超過60分鐘。同時鼓勵教師加強作業形式的靈活性和情趣性,調動學生的學習積極性和創造力。

  通過手機APP形式讓學生做題,也屬于家庭作業範疇,只是由紙質作業變成了電子作業形式。在信息化高速發展的今天,學校利用APP等新技術、新形式輔助教學工作,規範作業管理是可以的,但不管是採取傳統的書面作業形式還是借助APP布置家庭作業的形式,只要是違反了相關規定,增加了學生的課業負擔,就是不可取的。

  總之,教師應嚴格按照相關規定布置作業。如果家長認為老師布置的作業在總量、形式、時間等方面違反了相關規定,可以向教育部門反映。
-->

中國新聞 » 要聞



Previous Page Page Top

凡未注明“來源:澳華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網絡媒体,轉載目的在于
推薦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网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