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澳洲新聞 | / / | 國際新聞 | 熱門新聞 | 娛樂新聞 | 財經新聞 | 健康新聞 | 圖書館 | 華商指南
悉尼廣告 | 墨爾本廣告 | 昆士蘭廣告 | 澳洲論壇 | 留學 | 股票 | 交友 | 視頻 | 每日選美


   


扶貧變扶親、扶權 陝西眉縣60多名黨政干部被問責

www.chinese.net.au     2018年1月13日 星期六

  新華社西安12月27日電 題:扶貧變“扶親”“扶權”,仍有駐村幹部在“走讀”──陝西眉縣60多名黨政幹部因這件事被問責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姚友明、李亞楠

  扶貧資金審核不嚴、虛報冒領、優親厚友、擠佔挪用以及履責不力、作風不實……截至11月,陝西省眉縣紀委針對扶貧中的“四風”問題,共查處違紀問題線索413件,立案58件,60人受到黨政紀律處分。

  扶貧變為“扶親”“扶權”

  在眉縣湯峪鎮,一位村民告訴記者,兩年來,村裡關于貧困戶的認定資格以及扶貧款的使用等問題,一直存在質疑和爭議。

  這位村民介紹,她家種植的獼猴桃去年只賣了2000元,沒有被納入貧困戶,但村裡有銷售獼猴桃收入數萬元的村民,仍在享受貧困戶待遇。

  據了解,有村委會工作人員將自己認定為貧困戶,享受危房改造優惠政策蓋完新房後,于今年再選擇退出。多位村民說,很多貧困戶其實並不是真的貧困,都多多少少和村委會幹部沾親帶故,甚至有個別今年才退出的貧困戶,原來都有私家車。

  眉縣紀委成立8個監督檢查組深入全縣8個鎮街122個村暗訪調查。今年5月,眉縣紀委接到線索,稱橫渠鎮土嶺村六組組長于留敏將自己的女婿董會寶作為危房改造戶上報,並讓其享受危房改造資金2萬元,而董會寶是在2010年才建成三間磚混結構的房屋。經過調查確認,紀委認定該線索反映的情況屬實,並給予于留敏黨內嚴重警告處分,並收繳了相關違紀資金。

  眉縣紀委審理室主任李偉說,從目前查辦的案件來看,扶貧腐敗很多都是因為農村的人情關系而滋生的,有的基層幹部扶貧成了“扶親”“扶權”。

  有基層幹部說,有些村民僅僅有臨時性的打工收入,就會被認定為非貧困戶,有些幹部將自己的親友通過戶口上的拆分,讓人均收入降至貧困線以下,享受相關政策。

  問題背後是“四風”頑疾

  眉縣紀委副書記、監察局局長魏復平說,脫貧攻堅違紀問題的背後是“四風”頑疾。由于扶貧工作中存在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等,工作制度和操作環節漏洞多,不斷孳生各種違紀腐敗問題。

  ──駐村幹部成“走讀”幹部。據眉縣金渠鎮範家寨村村委會副主任柏會祥介紹,過去,有些幫扶幹部貪圖縣城的安逸生活,不願意真正住在村裡。範家寨村的駐村工作隊和包村共有4名幹部。2015、2016年期間,他們每個月進村一兩次,很難在村委會見到他們。

  眉縣紀委12月10日發布通報稱,在9日對8個鎮街38個村進行暗訪檢查時發現,仍有個別鄉鎮的貧困戶表示分不清縣、鎮駐村工作隊領導。

  ──精準扶貧變“精準填表”。很多村鎮幹部對記者表示,填表至少消耗了他們50%的精力。

  首善街道辦一位基層幹部介紹說,僅僅建立村級一戶一檔資料,就要填寫8個表格,其中僅《貧困戶脫貧告知書》就有22頁,填完後還要用手抄的再謄寫3份,且其中不能有塗改的痕蹟。“填一次告知書,可能就得接近兩個小時。如果相關數據出現變化,那麼整套材料都要重新填寫。”

  還有幹部反映說,在眉縣貧困戶中,因病或因殘致貧的比例佔到五分之一左右,有些貧困戶連自己的收入情況都核算不清楚,相關表格只能一遍遍重寫,徒增工作量。

  ──工作作風飄浮履職不力,核對貧困戶資料粗枝大葉。因為在申報貧困戶獼猴桃新種植面積時聽信村民的一面之詞,範家寨村監委會主任劉林軍被黨內警告處分,貧困戶違規享受到的資金也被要求退回。

  優化制度設計助“問責”一臂之力

  據悉,目前,眉縣專門為扶貧領域反“四風”所提供的舉報渠道已經拓展到8個。紀委信訪部門對群眾舉報加急處理;實名舉報的線索,紀委要向舉報人直接答復,一般案件一個月內回復。

  此外,眉縣成立8個檢查組暗訪駐村工作隊紀律作風,查看直補卡資金發放情況。通過與貧困戶現場交談、比對建檔信息卡、訪問左鄰右舍等形式,獲取案源線索並核實情況。

  針對填表過多問題,當地將原有一式四份的《貧困戶脫貧告知書》表格簡化為一式兩份。齊鎮官亭村“第一書記”楊利利說,建檔立卡工作“減負”後,扶貧隊伍能抽出更多時間與貧困戶交流、抓政策落實了。

  眉縣今年10月下發通知,要求駐村工作隊、包村幹部以及“第一書記”,必須堅決告別“走讀”生活,留在村裡住宿。無故不在崗的幹部要被統計、被通報,經常不在崗的幹部要接受組織誡勉談話,甚至受到黨內處分。

  中國延安幹部學院教學科研部黨建教研室教授王濤認為,脫貧攻堅戰取得最後的勝利還任重道遠,必須堅決防止“四風”問題讓惠民政策變形走樣,要防止“精準脫貧”被扭曲成“數字脫貧”。扶貧工作的考核必須更加科學和公開,除了靠數字說話,還要把輿情調查作為重要依據。

  此外,扶貧工作是否能落到實處,基層幹部是關鍵。要通過政務公開,對他們的日常工作、政策信息充分公開,讓群眾監督。其中,特別是對貧困戶的認定和惠民資金的發放等重要內容,必須定期檢查、公示,對群眾投訴的回應要有剛性規定。
-->

中國新聞 » 要聞



Previous Page Page Top

凡未注明“來源:澳華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網絡媒体,轉載目的在于
推薦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网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