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澳洲新聞 | / / | 國際新聞 | 熱門新聞 | 娛樂新聞 | 財經新聞 | 健康新聞 | 圖書館 | 華商指南
悉尼廣告 | 墨爾本廣告 | 昆士蘭廣告 | 澳洲論壇 | 留學 | 股票 | 交友 | 視頻 | 每日選美


   


老人電梯裡抽煙被勸阻後猝死 家屬索賠40余萬元

www.chinese.net.au     2017年11月15日 星期三

監控錄像顯示,兩人在物業辦公室門口爭辯。視頻截圖

  69歲的段勇死在了那個晴朗的早晨。事情已經過去半年,說起5月2日上午發生的那件事,住在鄭州某小區裡的人仍不願提及。“都過去這麼長時間了,現在曝光到網上弄得沸沸揚揚,一堆人跑來問這問那的,誰記得那麼清楚?”

  當時的監控錄像顯示,住在24層的段勇在進入電梯後,手裡拿著一支點燃的煙,電梯下到14層時,他遇到楊歡,因為是否應該在電梯裡吸煙,兩人起了爭執,從電梯裡一直爭到小區物業門口。誰也沒想到,十幾分鐘後,段勇突然心髒病發作倒在地上,救護車趕來時已告不治。

  而這一切的肇始,就在一支煙。

監控錄像顯示,電梯下到一層,兩人在爭辯,老人沒有走出電梯。視頻截圖

  爭辯

  楊歡進電梯的時候,段勇馬上把夾著煙的右手背到身後,並往後退了兩步。

  小區物業一位女工作人員提起了監控錄像中的這個細節,“他一看見來人了,主動把手背過去,老人家肯定也知道抽煙不對。歲數大了,不該一直說他。”

  這個動作楊歡並沒有看見。他上電梯時正低頭看手機。楊歡回憶,密閉的狹小空間裡滿是煙味,他就和段勇說,“這裡是公共場所不讓抽煙,你把煙掐了吧。”他記得,老人的煙是剛抽上,也就燃了四分之一。

  按楊歡的說法,段勇一開始沒有吭聲。楊歡接著說,“這樓上樓下住著孕婦和小孩,你吸煙的話,別人就等于吸了二手煙。”老人當時反問他,“電梯裡哪有孕婦和小孩?”楊歡說,“現在是沒有,但這樓裡孕婦和小孩多,待會兒他們上電梯也能聞見。”段勇有點不高興了,嫌他管得寬,兩人一言一語地爭辯起來。

  電梯下到地下一層,楊歡走出電梯時,兩人的爭辯還在繼續──電梯門四次自動關閉,都因為門口站著人,沒有關上。“不然我們到物業那兒評評理。”楊歡提議,他記得段勇說,“別說到物業,到哪兒評理都行。”

  兩人回到一層,從單元門口走出去,一路走一路辯。段勇手裡的煙一直燃著,楊歡說,“老人家你看,從我上電梯說讓你別吸煙,到現在你這個煙就一直沒有掐掉。”

  這時,他們已經爭辯了3分鐘。從監控錄像看,段勇在這期間一直在爭辯,這支煙也沒有再吸。

  楊歡是個醫生,現在一家醫院的住院部工作。他勸段勇不要抽煙的那天,妻子的預產期就快到了,他們的第二個孩子即將出生。

  他們走到物業門口又爭了2分多鐘。工作人員從屋裡走出來勸和,段勇顯得有些激動,說話的時候伴隨著肢體語言,物業人員把他們勸開。楊歡離開段勇時,監控錄像上顯示的時間是9點45分51秒。爭吵就此結束。

  監控錄像顯示,9點48分56秒,物業經理神情慌張地走出辦公室打電話。9點52分2秒,手裡拎著一個白色包裝盒子的楊歡也進到了物業辦公室。

  “我去小區門口取完快遞,聽說有人心髒病發作,我就進去幫忙救人,進去以後才知道患者就是之前和我發生爭執的老人。”

  他給段勇做了心肺復蘇。把右手疊在左手上面,十指交叉,做出按壓的動作,“每次大概二三十秒鐘吧,按了三四次,老爺子沒有任何反應,然後120的就來了。”

  根據法院一審判決書裡急救中心出具的證明,急救人員到達時,患者意識喪失,雙側瞳孔散大固定,頸動脈搏未觸及,各項生命體征測不出,經積極搶救,病情無變化,心電圖顯示全心停搏,宣布臨床死亡。

  知道段勇去世,楊歡說,覺得心裡挺難受,“畢竟一條鮮活的生命,說沒就沒了。”那天中午,他一口飯都沒有吃。和難受相比,他更多考慮的是責任劃分。他回家和妻子復述了全過程,兩人都覺得,“他本來就不該吸煙,我叫他不要吸了,我沒做錯什麼。”

事發小區。現在居民都不願提及這件事。新京報記者 陶若谷 攝

  官司

  下午一點多鐘,楊歡接到警察打來的電話。段勇的家屬報案了。

  楊歡和段勇的家人都去了小區附近的派出所,這是他們第一次見面。

  “他們恨不得殺了我。” 楊歡記得,那天段勇的家人來了將近20個,而他這邊只有他自己。“他們罵了30多分鐘,說要告到我醫院去,吊銷我醫生執照,還說要把老人抬到我家裡去。”

  從始至終,楊歡一聲沒吭。他當時擔心,妻子預產期就快到了,萬一這件事沒處理好,家屬要是有過激行為,“媳婦和孩子如果因此受到傷害,那可是終生遺憾。”

  派出所裡,楊歡忽然跪下了。

  “沒有一個人讓他跪啊,是他自己忽然跪下的。”一位在現場的段家親屬回憶,“小勇叔沒了,家人一句話不說那不可能,但絕對沒有特別過分的,那警察都在旁邊呢,是不是?他是擔心吊銷執照,這才跪下的。”

  “他們一直說我沒有道歉,我都跪下了,還要怎麼樣?我說要打要罵隨便。”楊歡說,他當時跪在那裡,流下委屈的眼淚,“除了小時候犯錯跪過爹媽,我跪過誰啊我?”

  雖然下了跪,但楊歡一直認為這件事,“我應該是沒有責任的。”

  他堅持用“辯論”這個詞來形容和段勇之間的爭論。但在段勇代理律師王東飛眼裡,這五分鐘,不僅是爭吵,而且還是激烈的爭吵,他並不認為這個爭吵和老人的死亡無關。

  “公共場所確實不能吸煙,任何人都可以制止,這是無可厚非的。但他這個制止行為,從電梯裡到地下,又一直吵到院兒裡,在物業的勸阻下,才把他倆分開。如果好言相勸,能有五分鐘這麼長?這中間有沒有刺激性的語言,有沒有辱罵?”

  楊歡堅持認為自己沒有過激行為,也沒有辱罵。

  監控錄像雖然記錄了全過程,但只有畫面沒有聲音。段勇已經過世,楊歡的一面之詞無法令家屬信服。

  派出所調查認為,老人的死亡並非刑事案件,建議雙方協商解決。

  溝通無果。段勇家屬將楊歡起訴至法院,要求楊歡賠償死亡賠償金、喪葬費、精神撫慰金、醫療費共計40餘萬元。

  9月4日,鄭州市金水區人民法院對此案做出一審判決。法院認為,老人在電梯內抽煙導致雙方發生語言爭執,老人猝死,這個結果是楊歡未能預料到的,楊歡的行為與老人死亡沒有必然的因果關系。但老人確實是在與楊歡發生言語爭執後猝死,依照《侵權責任法》規定,受害人和行為人對損害的發生都沒過錯的,可以根據實際情況,由雙方分擔損失。根據公平原則,法院酌定楊歡向老人家屬補償1.5萬元。

  這個結果段勇家人無法接受,繼續上訴。

  11月1日二審開庭。楊歡和段勇的老伴各自在被告和原告席上對坐著,沒有任何眼神交流。

  熱議

  二審沒有當庭宣判,目前雙方還在等法院的最終判決。但事件曝光到網上後,在公共空間形成了熱議。

  許多網友對楊歡的行為表示支持,並對老人家屬的索賠行為感到不理解。有網友認為,公共場合不吸煙是社會共識,楊歡的勸阻沒有過錯,老人自己有心髒病才是其死亡的原因。也有網友稱,楊歡對抽煙行為勸阻沒問題,但老人年紀大了,得講究勸阻的方式。“公共場所抽煙是他不對,但罪不至死,犯不著搭上一條命。”

  段家聘請的一審律師王東飛注意到了這些評論。“網上說你為老不尊,跑到電梯裡面抽煙,人家說你了,你馬上躺那兒了,家屬又開始想找錢了。但事實不是這樣的。這種事發生在任何一個人身上,作為死亡者的家屬,我敢說,那都要去主張權利。不能說我一條人命,跟你爭吵一下沒了,我就忍氣吞聲了,誰會這樣?”

  著名律師張起淮認為,公平原則是雙方都沒有過錯或都有過錯的情況下才使用。老人在電梯裡抽煙,他實際是有過錯的,醫生的勸阻是符合道義和法律規範的,是我們提倡的一種做法。張起淮認為這個案子具有示範作用。和此前爭吵致死的情況不同,“是一種正確的行為制止一個錯誤的行為。”

  事情已過去半年,但在這個距離鄭州市中心六七公裡的小區裡,沒人知道段勇的名字,只知道網上報道的那個“猝死的抽煙老人”。

  在段勇老家中牟縣西街村,當了30年村幹部的張全說:“他和女兒女婿住在鄭州,三年前我們這裡老屋拆遷,他就搬走了。他和那個醫生住在一個小區裡,怎麼說也是鄰居,哎。”

  張全說段勇搬到鄭州後,幫著女兒帶外孫,經常還要幹家務活兒,“俺倆都是一樣,不喜歡待在城裡。”

  段勇去世後,楊歡也陷入前所未有的窘境。“我壓力挺大的,面對家屬,面對官司。我不知道他有心髒病,我要知道他有心髒病,我一句話也不會說,不吭聲忍著就完了唄。”

  楊歡個子不高,說話聲音不大,他今年37歲,臉色不太好看,時刻緊鎖的眉頭提醒著他目前的狀態──一個官司纏身的中年男人。

  不過,他始終認為自己沒有做錯任何事,以後遇到有人抽煙,還是會上前制止。

  段勇去世後的第9天,楊歡的小兒子出生了。那天是農歷十六,“就取這個音,我們叫他小石榴。”說起小兒子,他的眉頭舒展開還不到三秒鐘,又恢復成鎖起來的原樣。

  小區電梯裡,兩處禁煙標志醒目地貼在那裡。小區居民說,這個事件之前,這兩處標志就一直有。

  (文中楊歡、段勇、張全為化名)

  新京報記者 陶若谷 鄭州報道


-->

中國新聞 » 要聞



Previous Page Page Top

凡未注明“來源:澳華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網絡媒体,轉載目的在于
推薦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网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