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澳洲新聞 | / / | 國際新聞 | 熱門新聞 | 娛樂新聞 | 財經新聞 | 健康新聞 | 澳洲地產 | 華商指南
悉尼廣告 | 墨爾本廣告 | 昆士蘭廣告 | 圖書館 | 留學 | 股票 | 交友 | 視頻 | 每日選美


文章查詢: 時間:
   


   post message   (如何貼圖?)
原文回本論壇目錄
原文
作者: 澳洲尋找王
標題: 留學感言:說說“死腦筋”的澳大利亞人

文章內容:
決定讓我出國留學的父母曾說:有時候,出國留學不一定是享福,而是去受“洋罪”的。身在异鄉的我深切体會了澳大利亞人的“死腦筋”,以及生活中的各种“碰撞”。

“另類探親”遭遇“另類待遇”

假期來臨,一部分留學生決定用兩星期的假期回國探親,我和同樣來自中國的璐,選擇和家人在澳大利亞珀斯相聚,這樣既見到了親人,又節約了花在跨國飛行上的時間,還能避開在墨爾本肆虐的甲流,一舉三得。

我就讀的這所學校地處偏遠的郊區,和机場剛好形成了墨爾本這個城市的“對角線”。考慮到這一情況,凡是在假期探親的同學,學校會訂車免費接送他們往返机場。然而,當我和璐興致勃勃地訂下机票,希望宿舍管理員幫我們訂To Go To(一家專門接送机場旅客的公司)的車時,宿舍管理員卻義正詞嚴地告訴我們,我們是在澳大利亞和家人相聚,并非回國探親,所以學校不能讓我們享受免費車,我們必須自己坐出租車前往机場,車費自理。

我覺得這种解釋有些強詞奪理──同樣是和親人相聚,同樣是從學校到机場,只因為我們沒有回國,就要自己承擔車費嗎?我据理力爭,但宿舍管理員的說法沒有任何改變,她給出的原因是,學校只負責免費接送回國探親的學生,而不是在澳大利亞探親的學生。

此時,我終于認識到,跟資本主義國家的人斗“錢”的心眼儿是徒勞的。我們兩個女孩有3個箱子,要赶夜里的航班,只能打車。啟程的那天,宿舍管理員“ 仗義”地幫我們打電話叫出租車來宿舍接我們。路上,我和璐緊張地盯著按分鐘計費、一個勁儿“蹦字”的計价器,擔心身上的現金不夠付賬而被扣在車上。最終,140多澳大利亞元的昂貴出租車費,讓我們徹徹底底當了次“冤大頭”。

迷迷糊糊被迫去上學

140多澳大利亞元對我們這兩個經濟不能獨立的窮學生來說,實在是一筆巨大的開銷,為了不再一次當“冤大頭”,我在珀斯度假時就仔細研究了墨爾本的机場大巴。我們的飛机在早上5點到墨爾本,我們可以坐机場大巴到市中心,再換乘城鐵到學校,每人只需20多澳大利亞元。

就這樣,在開學第一天的清晨5點,我和璐飛抵墨爾本机場。在這個寒風凜冽的清晨,我們兩個19歲的女孩拖著行李箱,迷迷糊糊地坐上了城鐵。睡眠嚴重不足導致我一路都昏昏沉沉的,但考慮到凌晨的城鐵里乘客太少、安全第一,我頑強支撐著眼皮,盡量不睡著。

媽媽叮囑過我,由于只能在飛机上睡4個小時,我們乘坐的航班又不提供水和食物,加上甲流肆虐,在到墨爾本的當天要好好在宿舍休息,第二天再去上學。這种“變通”在“講究人情”的澳大利亞,應該不會說不過去。

我們拖著行李箱回家的樣子被宿舍管理員撞個正著,她見我們沒打車,一臉的不高興。她通知我們,由于我們沒能在開學前一天赶回墨爾本,今天早上必須去上學。我和璐只好先去學校,商量著實在堅持不了時再開假條回家休息。

沒有洗漱,沒有整理過書包,沒吃早飯,甚至沒喝口水的我們,就這樣迷迷糊糊地背起書包上學校。第一節課,任課教師關切地問我為什么無精打采,我說出實情,她詫异地問我為什么急著來上課,為什么不先在家休息一天。我轉述了宿舍管理員要我們來上課的原因,老師有些哭笑不得。

下課后,我去了醫務室,想開張假條回家休息。但護士說,我是住宿生,想回家一定要宿舍管理員首肯。

從來沒因為任何事情缺課的我忍不住了,气沖沖地去找管理國際生的老師詹妮評理,到了辦公室才知道,她還在中國出差。

為了避免宿舍管理員對我采取更多的“懲罰”措施,我只好忍气吞聲。

為旅行社的“死腦筋”感嘆

在珀斯旅游時,爸爸的朋友在网上幫我們一家3口和璐訂了去“尖峰石岩”的旅行團,團費比直接在旅行社訂便宜,還能享受龍蝦套餐。

當我們在規定時間內赶到集合地點時,旅行團卻通知我們,由于我們付款的信用卡有問題,旅行社沒有收到團費,我們不能隨團出發;但車上正好還有4個空座位,如果我們愿意,可以當場付錢,但要按照直接在旅行社訂的高价付,而且不能享受龍蝦套餐。

既然知道有可以省錢又能享受龍蝦套餐的渠道,誰會去當多付錢又沒有龍蝦可吃的傻子呢?這個團就這樣空著4個名額出發了。

我不得不為澳大利亞人的“死腦筋”感嘆。假如他們按照网上的价格收我們錢,不就可以“滿員”出發、多賺4個人的錢了嗎?

真心對待留學生的當地人

在澳大利亞,我遇到了很多真心對待留學生的本地人,比如我們學校管理國際生的老師詹妮。

在英文環境中生活,中文會退步,有時,留學生說中文的語法會不自覺地向英文靠攏。為了讓中文不退步,爸媽鼓勵我用中文寫東西。承蒙編輯抬愛,我僥幸在國內報紙上發表了一些文章,寫的都是留學生活。只要有文章發表,我就請爸爸寄兩份報紙給我,一份給中文老師,一份給詹妮。

詹妮根本看不懂中文,但每次看到我給她的報紙,她都會激動地讓我為她翻譯,并且經常假裝生气,責備我不寫她。

一天放學,我經過詹妮的辦公室,突然發現她辦公室外面的玻璃牆上貼著我發表文章的剪報,并且用大大的英文寫著“關姍是我們的記者”。

我呆呆地看了半天。透過玻璃牆,我看到詹妮坏坏地沖著我笑。一种感動包圍了我。

此后,我經常看到詹妮辦公室門口有當地學生和老師駐足閱讀這些中文剪報旁邊的英文簡介。

來源: 青年參考


回本論壇目錄
筆名: 您目前是匿名發表 注冊登錄
Email:
       隱藏email地址
標題:
RE: 留學感言:說說“死腦筋”的澳大利亞人
 
內容:  
-----   插入圖片   -----

 


論壇熱門話題



Previous Page Page Top


免責聲明:歡迎廣大網友暢所欲言,發表感想,分享經驗。所有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本站保有刪除不宜內容的權利。
本論壇內容不代表澳華網自身觀點与立場。而且﹐在此發表文章的所有作者也意圖直接或間接為投資者給出任何投資推薦。
建議投資者對此論壇資訊謹慎判斷,据此入市,風險自擔。
None of the content posted on this website should be considered financial advice.
Opinions expressed are those of the respective authors and do not represent the views of chinese.net.au.

© www.chinese.net.au   |   advertise with us